聚同网同志故事:单人房里三个人爱情同行(图)

聚同网同志故事:单人房里三个人爱情同行(图)
聚同网同志故事:单人房里三个人爱情同行

1

每次和文征狂野后,我都会从文征的臂弯里抽身坐起,摸出放在床边的西子。我喜欢西子的甜甜后苦涩的后劲,文征喃喃的说,喜欢西子的男人是有毒的,爱上他的女人注定寂寞,爱上他的男人人在劫难逃。我凑到他的脸上吐出一团诡秘的烟雾:我就要让天下的女人都寂寞!就是要毒死你!

喜欢西子大概是受父亲的影响。这个和文征几乎有着同样忧郁的男子留给我最最为深刻的记忆,是淹没在西子的烟雾里沉思的样子。文征坐起来,用满是胡茬的脸蹭我的脸:“就算被你毒死,我也认了。”文征是一个大我24岁有些抑郁倾向的单身男人。我们只是两个濒临干涸溃裂的互相取暖的小兽,与金钱和肉体的腐朽交易无关。自幼起,父母就以源源不绝的钞票来履行对我的关爱,一直觉得,除了钱,我一无所有

2

我常常失眠,失眠的时候,就去那个叫做“冷夜\”的咖啡屋找子州。咖啡屋不大,但却很有格调,只放哀伤低沉的蓝调音乐。起这名字的时候,是子州不假思索就决定的。他说,这辈子最重要的只有两件事,一件是音乐,另一件就是爱上一个喜欢西子的男子。

子州的父亲打算让他出国学习经济,回来继承庞大的家业。他厌恶商场上的厮杀,坚持去了一家咖啡屋做咖啡师。由此,他与父亲的关系一直僵持着。6年了,虽在一个城市,父子却不曾谋面。子州会调一种叫西子的咖啡,而他身上某些特质如同西子使我丧失免疫力。我喜欢坐在咖啡屋台边上,手指夾一只细长的西子,痴痴的看他调咖啡的样子。

子州从原来的住处搬了出来,住在咖啡屋深处的一个狭小房间。大雨滂沱的夜晚,咖啡屋生意寡淡,打算提前打烊。我帮着收拾杂物,子州从身后环抱住我,热烈的亲吻我。一转脸,看见绮纪浑身湿淋淋的跪在门口。她请求我不要离开她,如果我不答应,她就长跪不起。我轻轻推开子洲。因为我知道,女人在疯狂的时候,就算是死,也会奋不顾身。子州只好无奈的点头答应。绮纪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,我猛然觉得这样的眼神似曾相识。绮纪也搬进了我的小窝,并且辞掉了工作,帮着收拾我的窝,寸步不离的守着我,一直到我精神崩溃的在家不出门不上班。如此情形。绮纪倒是慷慨:你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常来的去“冷夜”但你要带上我!她的慷慨是绝对的无奈,因为她在结识我,并在疯狂的爱上我之前就知道是是个 “gay”。在她第一次上我的床时,我就和她说了,你会后悔。她却在事后抢过我的西子“你只要不要让我太寂寞”。她以为她的妩媚能改变我!!

无法对抗想念的时候,我便躲在咖啡屋对面的法桐树后,点一支西子静静的看着那块写着\”LENGYE\”的招牌发呆,直到深夜。终于熬不过去,走了进去,我坐在阴暗角落喝加冰的威士忌。子州显得魂不守舍,他的眼睛紧紧盯住我,放出炙热火辣的光芒。绮纪却不停示威的在我身上磨来磨去。我准备离开的时候,子州放下酒瓶重出吧台,拉起我就跑。绮纪摔碎一只酒瓶,堵在门口,用玻璃碎片划破手腕,鲜血汩汩而出。

 

3

文征从新加坡回来。我翻箱倒柜找衣服的时候,看到那个条很有古典味道的丝质围巾,它是父亲弥留之际送给我的,这是他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,咖啡色的绣雪白珍珠梅丝绸,冷酷而高贵。围上它开车去机场,远远的看见文征,我立刻迎上去。他怔在哪里,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我们没有一句话。他关在书房里吸整夜的烟。我送热茶给他的时候,他突然狠狠的抱住我,把脸深埋在我的怀里,难以自持的抽泣,然后,近乎疯狂的和我倒在床上。

4

子州借口买宵夜,偷偷跑来找我。他说,他再也受不了了,他要和我在一起。半小时后,我们逃离了这个城市。小城古朴而悠闲。一个月后,我们回到了这座城。天下大乱是在所难免的。文征发疯似的找我,把整个城市翻了个底朝天,还是没有结果,,无望的在烟草里沉沦。绮纪找遍子州所有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朋友打听他的下落,绝食,吃安眠药,寻死觅活的,折腾的人心惶惶。

文征明显苍老了许多。他没有一句责怪和埋怨,竭尽全力的抱住我,似乎生怕一松手我就又会消失不见。他是这样的溺爱我。文征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要我答应他离开这个国度。这个叱垞商界的风云人物,在感情上竟是如此迂腐懦弱。我没有拒绝,但也没有答应。我确信我是爱着子州的,可是我不能没有文征。

5

绮纪是个聪明的女子。她用心良苦的使子州和父亲雪封了6年的关系解冻。子州父亲以盛宴款待,并在公司为她安排了重要职位。绮纪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子洲一眼,“我的东西,没有人抢得走。如果不想输的太惨就知趣点。”她以为子洲会感激他!也会因为她和他父亲的关系,子洲放过我!

由于长时间吸烟,我的面容看起来很憔悴。有时候感觉肺部隐隐作痛,接着,开始剧烈咳嗽。绮纪陪我去做检查时,。她的关心依旧,尽管她自杀后我已经让他搬出了我的家。我和她说我害怕血腥的味道,但我记得她走的时候的笑。她亲自给我介绍了看这方面疾病的专家。她和这个专家在最里边的房间里呆了好一会儿。绮纪说,早就看出你面色不好,是该好好检查一下了。一个星期后,所有的化验结果全部出来了。当我看到诊断结果后面两个刺眼的大字时,心脏猛烈的收缩了一下。

我没有按照专家的建议接受所谓的治疗,只想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小时。我带着绮纪对子州说,我从来不曾爱过爱过他,子州不相信,我伸出右手,在他眼前晃了晃:知道这是什么吗?又举起绮纪的手,我们手上有同样的戒指,是我在来找子州前硬给绮纪套上的,绮纪和子州都认识它,也都知道这是我父亲留给我,只是绮纪戴上显得过大?子州脸上有无助的哀伤。我却拉着绮纪仓皇而逃,别过头的瞬间,有泪坠落。

6

父亲祭日那天,我带了他最爱的熏衣草和西子去祭拜,已经有人先我一步。母亲的墓碑前,放着还沾着水珠的熏衣草和西子。我向看守墓园的老人询问,他说,是一个中年男人,带一个大大的墨镜,因此无法看清真实面目。他还告诉我,那男人频繁来此,每次都会跪上很长时间,有时还会失声哭泣。我无从知晓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,同时我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。
推荐聚同网同志故事
>聚同网同志故事:中年男子爱上了同志浴室的小帅哥(图)
>
聚同网同志故事:一个中年同志的自白(图)
>聚同网同志故事:我进入同志圈子的生活(图)
>聚同网同志故事:90后清纯男孩被男人骗初夜(图)
>聚同网同志故事:被我灌醉强奸的男孩说爱我(图)
>聚同网故事:意外发现我的好友也是Gay(图)
>聚同网故事:欲望起伏,健身房男浴室见闻(图)
>聚同网故事:意外发现我的好友也是Gay(图)